第08版:商城文化 PDF版阅读

报晓风客户端

报知天下 晓通万家

“医诗”的故事


侯世刚

在唐代有位很有名的郎中,经他治好的病人有千千万。当时人们对医术高明的郎中也称医师。唐文宗大和二年春天,他带了位徒弟来到杏花村,租了门面准备开业行医,药柜和药品均未购买。徒弟说,老师,我们新到这里大家都还不认识,且人家做生意都挂招牌,我们也做块招牌吧。老师说,那你就做吧。招牌做好后,徒弟问老师写什么字,老先生正在忙着,就顺嘴说“医师”。这徒弟办事利索,且有一手好字,但有些马虎,不加思索,提笔写上“医诗”二字就挂了出去。

说来也巧,这年恰逢大试之年,全国各地应试举人都进京赶考。才华横溢的大才子杜牧和好友黄文举一起,进京赶考从此地路过。他们一路上游山玩水、吟诗作对,好不兴奋。时值清明时节,天时不时刮风下雨,道路泥泞,行走起来特别费力,这两人走了一会儿就无精打采。杜牧对黄文举说,哥哥,我们作诗吧。这黄文举哪有精神,有气无力地说,我没兴趣,你作吧。杜牧就以清明为题,作了个绝句,吟诵起来,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。可作了这两句以后,他苦思冥想就是续不上。杜牧就说与黄文举,让他来续。这黄文举文才不在杜牧之上,加之又没诗兴,哪里续得上来。这时已过午,两人腹中饥饥,黄文举说先别管它,还是先找个酒店喝两碗吧。杜牧说我们对这里不熟,不知哪里有酒店。这时,恰巧不远处有个牧童骑在牛背上吹着笛子过来了。杜牧连忙上前打听,“请问小哥哪里有酒店?”这牧童并没答话,只是顺手一指。杜牧顺着牧童手指的方向看去,见有一小镇,镇头有一个酒幌子,上面写有三个大字“杏花村”。二人见有酒店能解饥饮酒,精神也来了,急切地来到酒店,叫来酒菜对饮起来。这杜牧三碗酒下肚,倍感精神,来了灵感,有了后两句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。经反复吟诵,杜牧觉得完美无缺,黄文举更是赞叹不已。

酒足饭饱之后,二人继续前行。走着走着,见一门店挂一“医诗”的招牌,二人感到惊奇,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,还有干“医诗”这行当的。这黄文举向来有些傲气,对杜牧说,老弟,这里居然开着“医诗”的门店,我们且去看他有多高的文才,能医我们的诗不。杜牧想,他既然能挂这招牌,想必有些本事,我们赶考为求功名,何不让高人指点指点,就跟着黄文举进了门店。这老先生见两书生进来,以为是看病,忙问二位有何毛病。黄文举说,我们是赶考的举人,你会“医诗”,那就将我们的诗医一医吧。这下可把老先生搞糊涂了,这俩书生咋叫我“医诗”呀。他冷静想一想,会不会是徒弟将招牌写错了。他出门一看果然不假,写成“医诗”了,这可咋收场啊。大概上了年纪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——爱面子,说起这老先生,确有些文才,自幼熟读四书五经、诗词歌赋,时常和家父吟诗作对,又看这书生眉宇间有一股傲气,那我就治治他们,便说你们不妨将你们的诗说来听听,看我能不能医。黄文举想,我就把我去年作的“绝对子”拿出来,看你如何医,顺口说出“风吹荷叶千层浪,雨打沙滩万点窝”。这对子是黄文举去年夏天作的,好多名人评点都觉得很好,甚至被称为天下“绝对子”。老先生也认为不错,便说,你的对子非常好,可以说是“绝对子”。黄文举听了就笑了起来。老先生又说,但也不是无可挑剔,用词不确切,比如“风吹荷叶千层浪,雨打沙滩万点窝”,千层浪的“千”字,万点窝的“万”字,就不确切。你并没有数,怎么知道它就是一千层、一万点,没多没少吗?我看应改为“风吹荷叶层层浪,雨打沙滩点点窝”为好。这黄文举的傲气顿时去了几分,点头称是。接着,杜牧就将刚刚作好的绝句拿了出来。老先生仔细阅读两遍,认为确是好诗,无可挑剔,但说不出个毛病来,这老脸咋搁耶。姜还是老的辣,老先生对杜牧说,你这是天下好诗啊,平仄相符,答对得体,言辞谨慎。猛然看来无可挑剔,但仔细想想,有赘句,你看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,清明本来就是时节,还要“时节”不是多余吗?“路上行人欲断魂”,“路上”是多余,行人不就在路上吗?“借问酒家何处有”,“酒家何处有”就是问句,再加上“借问”是多余的;“牧童遥指杏花村”也有毛病,当然你问的是牧童,如果换了别人他不就告诉你了吗?我看也得改,这诗就改成“清明雨纷纷,路人欲断魂。酒家何处有,遥指杏花村”不好吗?杜牧觉得有理,连连点头,心想真是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,我等还得虚心学习呀。二位拿出银两感谢老先生。这老先生正为一时拉不下老脸欺骗了两书生感到内疚,哪里还能收钱,连忙推辞说,我看你们都是虚心好学之辈,定成大器,我今天刚刚开张就遇上二位也是缘分,今天就免费为二位“医诗”了。二人看老先生非常诚恳,也就作罢,施礼而去。

后来,杜牧中了进士,授宏文馆校书郎,最终官至中书舍人。作为晚唐杰出诗人,杜牧尤以七言绝句著称,擅长文赋,其《阿房宫赋》为后世传诵;注重军事,写下了不少军事论文。黄文举也中了进士,因一时无缺,就留在翰林院修书。

三年后,杜牧赴江西,途经杏花村,想起老先生为自己“医诗”的事来,非常感激,就来到当年“医诗”的门店。一看变成药店,老先生正坐堂上,杜牧十分不解,上前便问,老先生文底高深,不“医诗”为何当起郎中了?老先生不慌不忙,顺口吟出一首诗来:“当年医诗本医师,为保老脸未告之。都是小徒出的错,误把医师写医诗。”杜牧这才恍然大悟。

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,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。